未命名文件

轉職應該是有計畫、有目標的行動,為了追求更好的發展,而不是逃避現實環境。


職場菁英誌

30年唱片業之夢
台灣音樂的熟十世代
▲(左起)馬世芳、胡德夫、陳昇、馬尿、奇哥。
由富邦藝術基金會主辦的「美感定存」7月講座,邀請50世代音樂人胡德夫、40世代音樂人陳昇、30世代音樂人Project early的「奇哥」與「馬尿」,共同參與由馬世芳主持的「聽覺熟十」座談會。聽聽這3個不同世代熟男的動人歌聲,以及他們的人生經歷與創作態度。
撰文 / 曾玉萍

       七○年代,一群年輕人用理想主義的精神寫自己的歌,當時沒有所謂的唱片工業,製作人的概念也不存在,唱片企劃也不以青年學生市場為目標,他們用極簡的手法,做出了那個世代的音樂,以《匆匆》、《美麗島》等歌曲知名的胡德夫,就是其中的代表。

長久投身社會運動的胡德夫,直到2006年才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匆匆」,厚實的歌聲與風範,讓許多乾涸已久的聽覺與感動被喚醒,並獲得金曲獎「最佳作詞人」與「最佳年度歌曲」兩項大獎。

自稱是個「意外的歌手」的胡德夫,當年因父親罹患癌症,為了支付醫療費用,於是在哥倫比亞大使館附設的咖啡廳駐唱,從此展開歌手生涯。當時的大使館位於台北市長春路和中山北路口的轉角二樓,旁邊附設了一家咖啡廳,裡面堆滿了從哥國進口一麻袋一麻袋的咖啡豆,在那樣的空間角落,胡德夫展開他的歌唱生涯。

在那裡,他結識了楊弦、李雙澤、張杰、席德進、吳楚楚、洪小喬等藝文界朋友,當時台灣剛退出聯合國,整個社會瀰漫著一股莊敬自強的氛圍,這一群畫畫、攝影、藝術、設計、寫小說的年輕人,開始透過寫歌表達自己的主張,也間接促成台灣第一代民歌手胡德夫開始發表自己的音樂作品。

唱片業最美好的時代

當時他們並非在做流行音樂,而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沒想到竟意外掀起整個世代的音樂風潮,現在台灣的流行音樂能夠執華人世界牛耳,多少是受到那個時期音樂作品奠基之賜。

到了八○年代,台灣唱片業開始羽翼豐滿,當時結合一群優秀的詞曲創作者及製作人的滾石唱片,無疑是台灣最重要的唱片公司。

陪著滾石唱片走過八○年代音樂極盛時期的歌手陳昇,也是誤打誤撞進入音樂界。彰化高工汽車修護科畢業後,做過陶瓷、黑手和鐵工,20歲當兵時加入空軍,因為一位外省口音極重的空軍樂隊老兵前來招募:「有米有會『油漆』的?」一心以為對方要來抓公差的陳昇,因為不想上政治作戰課,心想:「誰不會油漆啊」,於是自告奮勇,沒想到「油漆」不是「油漆」而是「樂器」,就這樣進入樂隊,學習吹伸縮喇叭,意外和音樂結緣。

退伍後,聽說綜藝唱片公司徵求製作助理,戲稱因為看到唱片公司的「漂亮妹妹」才決心進入唱片公司的陳昇(那位「正妹」後來成了他的老婆),製作了黃仲昆、楊林、齊秦、沈雁等人的唱片後,在麗風錄音室老闆徐崇憲的慫恿下,借了60萬元開始組樂團出唱片,就這麼進了滾石唱片,發行第一張專輯。

同時期王傑發行的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銷售突破100萬張,而陳昇的「擁擠的樂園」只賣了1萬張,在唱片界的黃金時期,算是賣得不太好,一直到第4張專輯才有了起色。

20年來,陳昇總共發行27張專輯,無論銷售數字高低,他總是堅持要做最好的音樂,堅持花兩、三百萬元製作一張專輯。不過隨著數位革命興起,盜錄音樂變得簡單又方便,近年來,銷售數字只剩下三、五千張,如果能夠超過1萬張,就算是「大賣」了!銷售數字的曲線,無奈地暗示著台灣唱片工業的興衰。

   無法抵擋的數位革命

九○年代中期以來,台灣唱片工業極盛而衰,數位革命為唱片市場帶來很大衝擊,獨立製作、DIY興起,台灣青年世代的音樂習慣有了很大的轉變。

從黑膠唱片到卡帶,再到CD和MP3,科技的進步,讓唱得再不好的歌手,都可從多次試唱中,挑出較好的部分,經過精修細剪再拼貼成一首歌。於是歌手不必會唱歌,只要舞跳得好或長得帥,都可以出唱片。陳昇將這樣的現象斥之為「劣幣驅逐良幣」。

承認自己已經很少聽CD,都是用MP3聽音樂的自然捲主唱奇哥(蔡坤奇)指出,現在很多年輕人也不上網抓歌了,乾脆直接交換硬碟,每次可以存取兩萬首歌曲。正因為這樣的改變,唱片界出現從卡拉OK授權、藝人經紀賺取的周邊收入,反而比唱片本業多的怪現象。為了生存,歌手不得不轉戰演戲、主持、幫產品代言,從一些與音樂無關的表演來賺錢,唱片變成於娛樂工業不被重視的小環節。

有人擔心,再這樣下去,還有多少人肯花錢去買CD?有誰會用心做唱片?然而,這股潮流似乎沒有人可以阻擋得了。

從分眾市場發掘聽眾

「不必再想恢復以前動輒銷售百萬張的榮景,因為這是一股潮流,潮流是無法抵擋的,厲害的人站在浪頭上,否則只好順應它。」奇哥認為,大家都太在意年輕市場那塊大餅,其實可以往分眾市場去做,不一定要去搶那塊最大的餅。因此,他決定做音樂給30歲以上的聽眾聽,他相信這群人有選擇性,不一定會接受大眾市場的音樂,他們會去找好音樂來餵養自己。

製作「自然捲」的第一張唱片時,奇哥只用一台G3233的二手電腦和一張5,000元的錄音卡,一把吉他和一個貝斯,所有事情都是一手包辦,幾乎沒花什麼製作費,就在自己房間完成了那張專輯,結果銷售超過1萬張,還入圍金曲獎。雖然第二張專輯以後銷售就明顯下滑,但他還是很高興有歐吉桑聽他唱歌;像是金瓜石的分局長找他簽名、民宿老闆寫信給他,「做音樂就是要找到自己的族群,就算賣個三、五千張還是可以過活。」

   音樂型態不再侷限於唱片

事實上,音樂與科技的連結性大,隨著網路科技和手機盛行,音樂的需求量不僅變大,而且面向更廣。「以前的音樂侷限在唱片,現在唱片只是其中一小塊,這是音樂人要調適的地方。」在九○年代後期出版第一張專輯的糯米團主唱馬尿(馬念先),道出新世代音樂人的新想法。

奇哥和馬尿在30歲那年組成project early,project early不是一個樂團,而是一種計畫。三十而立,想做點不同的音樂,結合一些有趣的點子,透過音樂表達心中想法,其中有些是和品牌結合的音樂,有些則是帶有批判精神的詼諧曲風。

八○年代的walkman改變了當時聽音樂的習慣,它的大小和現在風行的ipod差不多,於是他們就推出isashou(音同台語「i啥肖」),以ipod紙盒包裝,實際上裝的是舊式音樂卡帶,以取笑自從ipod推出之後,到處都是一片i風。你可以將它解讀成只是一個可愛的包裝、一種很商業的產品,或是嘴巴很壞的諷刺手法。他們想表達的是,無論型式如何轉變,音樂才是最重要的。

每個世代有不同的感動

50歲的胡德夫用一台鋼琴在教堂裡錄下的《匆匆》專輯,照樣感動人;40歲的陳昇堅持花兩、三百萬元的製作費,動用300人的上海管絃樂團,才能做出符合他心中標準的音樂;30歲的奇哥在自家房間錄下的專輯同樣可以入圍金曲獎,這些不同的製作理念和規格,沒有對錯,只是選擇的問題。

無論如何,唱片的美好時代過去了,但聽眾仍然坐在舞台下。音樂有一半的生命是活在舞台上,這場午後的「聽覺熟十」座談會,最後就在4位30、40、50歲男人的歌聲中,畫下美麗的休止符。

全文詳見377期就業情報雜誌
謝謝您對Career就業情報的支持!想購買前期雜誌嗎?
請電洽02-27031250分機333讀者服務專線,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Copyright @2005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電話:0800-712-712 傳真:(02)2703-9828 E-mail:service@career.com.tw
閱讀本站請使用IE5.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建議最佳瀏灠解析度800x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