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文件

太急、太快、太講究表面上的效率,反而容易與成功錯身而過。


生物科技業

中研院生醫所研究員白果能
台灣生技研發急先鋒
在生物科技領域,台灣擁有絕佳的研發技術與研發人才,卻尚未塑造出健全的產業環境,如何拉近學術界與實務界的距離,是白果能最大的心願,以及畢生致力的方向。
撰文 / 蔡素蓉

       世紀末,全世界都在追逐生物科技的新興產業熱潮,地小人稠的台灣也不落人後地加入競逐行列;雖然許多大型企業,如統一集團、中華開發、永豐餘等紛紛在生技產業投注大筆資金,但仍不免令人質疑:在動輒必須投入數億資金才能成立一家生技公司,必須在研發上挹注無數資源才能確保領先的生技產業領域,台灣究竟擁有何種利基?
  
  「工業革命的時候,華人沒能趕上,因此,台灣的汽車、航太等工業遙遙落後歐、美20∼30年;資訊工業時代,台灣憑藉著晶圓代工的優勢,在全球資訊科技的製造版圖占有一席之地,但大多仍停留在代工階段,僅有少數業者能把自有品牌行銷到全世界。進入生物科技世代,台灣可說是大有可為,因為在不少生物科技的嶄新技術上,與先進國家差距甚微,以生物晶片的製造能力為例,台灣與美國、日本等先進國家的差距僅有1、2年,是全球不到10個擁有製造生物晶片技術的國家之一。」擁有數個生物技術專利的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研究所研究員白果能,道出台灣在全球生物科技版圖的優勢。
  

嚴謹沈潛,說話保守
  白果能,就是一位代表台灣站在全球生物科技研究領域金字塔的研究人員,嚴謹沈潛、說話保守的個性,讓他在好幾年前就研發完成台灣第一張生物晶片。在這個如郵票大小的生物晶片上,可以點上9600個基因,和過去逐一比對基因的做法比起來,透過這張生物晶片(或稱為基因晶片)的協助,比對基因的速度快上了近1萬倍。
  
  白果能進一步解釋:「通常基因會尋找結構相同的基因,因此,在生物晶片上灑一團基因溶液,進行雜交反應,可藉此找到致病的基因。」經過多年的蒐集,白果能從200萬株基因中蒐集出7萬個基因,建置成基因資料庫,再在基因資料庫的支援下,運用生物晶片技術,協助人類尋找致癌的標記基因。
  
  隨著生物及基因資訊學的發達及人類基因密碼出爐,全球不少業者看到生物晶片應用於基因檢測的龐大商機,有些人更認為,下個世紀生物晶片將取代半導體晶片,成為產業新主流。因此,業者已注意到白果能這項獨步全國的技術,去年共有微晶、台灣基因、達灣、美國Phytoceutica四家業者,取得白果能生物晶片的技術授權,打算大舉進軍生物晶片市場。
  

合成基因,產業商機
  白果能不但在生物晶片的製作上有所突破,今年他更正式發表全世界密度最高的DNA合成儀的原型機,一次可以合成384條基因。白果能說:「進入後基因時代,隨著人類基因定序即將完成,將會有更多物種的基因密碼出爐,屆時如何快速合成各種基因,將會是一大課題,同時也是產業界的一大商機。」
  
  傳統的基因複製及產製方法,是把基因儲存於大腸桿菌中,由於大腸桿菌每20分鐘就會分製一次,因此,每20分鐘基因的數量就會增加1倍。由於看到未來將邁入生物資訊時代,全球對基因需求量將呈直線成長,傳統基因產製方法緩不濟急,白果能與實驗室的鄭郅言博士便著手研究製作如何使基因快速合成的「有利工具」,足足花了1年的時間,這台全世界密度最高DNA合成儀的原型機終於誕生,日前更在美國邁阿密舉行的全球性基因定序及圖譜制定的學術性會議上首度亮相。
  

競爭激烈,門檻超高
  目前全球最大的基因產製公司GENSET,所使用的基因合成儀一次只能合成24條,由於使用了多部基因合成儀,因此,每個月的產量為10萬條。白果能說:「如果透過這款高密度合成儀,一天基因的產量就等於GENSET工廠一個月的產量。」白果能更透露,目前正在挑戰可以一次合成1536條DNA的更高密度合成儀,如果研發成功,屆時以人工合成人類全身上下的基因,僅需40幾個工作天,這個速度遙遙領先世界各國。
  
  稱謙「靠著每天不停做夢,使夢想實現」的白果能,憑藉著高度的研究熱忱,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他坦承,生物科技研究領域的競爭激烈,唯有不斷取得第一的地位,才能永保研究成果始終領先。
  
  他的研究成果,代表了台灣在生物科技產業上游的基礎學術研究上充滿競爭力,但是即使擁有領先各國的學術成果,要在全球生技產業占上一席之地,國內業者仍必須面臨生物科技產業資金、研發技術超高門檻的限制。
  

腳步保守,循路歐美
  白能果就認為,目前國內大部分生技公司的規模及資金不夠豐沛,不足以與全球性已投入生技產業的公司(如葛蘭素大藥廠)競爭。即使不少企業集團開始大舉投資科技產業,但腳步仍嫌保守,多半循著歐美的路子;在生技產業,唯有敢於投資領先全球的生物科技,才會存在最大的利基,但這也意味著更大的風險。
  
  他也說:「其實台灣目前擁有不少生技人才,但很少投入實務界,人才幾乎全留在學術界做研究。一方面是因為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台灣產業,少見成立大規模的生技公司,更不易延攬生技人才成立研發部門;另一方面則是大家對剛興起的生技產業尚未建立信心,寧願留在學術界。」
  

兩界落差,互動不足
  美國學術界設有小型商業創新研究(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SBIR)的規範,不少擁有全球頂尖研究成果的教授可直接進入產業界,把研發成果商業化量產;台灣學術界由於設限嚴格,例如中研院研究員就不能擔任民營公司的顧問,使得學術界與實務界互動較慢。
  
  全球已進入以生物經濟為主的後基因時代,各國紛紛搶進生物科技產業,對近年來在全球學術地位排名不停竄升的台灣來說,也許最重要的課題並不在於如何卡位,而是如何把學術界的豐沛人才及資源,順利導入生物科技的實務界,藉由學術成果的商業化及量產,才有可能發揮以小博大的功效,在以研發、創新為第一要務的生物科技產業占有一席之地。


 


Copyright @2005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電話:0800-712-712 傳真:(02)2703-9828 E-mail:service@career.com.tw
閱讀本站請使用IE5.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建議最佳瀏灠解析度800x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