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文件

職場新鮮人首先得學的是禮貌,寧可過分有理,也不輕易失禮。


晏子的No.2副手哲學
名家簡介

二號人物離層峰有時很近,有時很遠。做為No.2,如何得到上級的支持,又能施展抱負,可是一大學問。同為卡位的老二,有的終獲上級庇蔭,平步青雲,有的卻變成叛徒。老二的自處之道,是技術也是藝術。

       要物色二號人物,不容易。他不可以是草包,因為首長出國、生病、請假,他是職務代理人;他不可以太強勢,否則有功高震主之慮。
  
  要勝任二號人物,不容易。既要表現傑出,又不好鋒芒畢露;既要當機立斷,又不好逾權獨攬。他不能顯露「彼可取而代之」的豪情,也不能有要求權力分享的壯志。萬一被首腦指責「吃人夠夠」,情何以堪?
  
  二號人物離層峰有時很近,有時很遠。做為No.2,如何得到上級的支持,又能施展抱負,可是一大學問。同為卡位的老二,有的終獲上級庇蔭,平步青雲,有的卻變成叛徒。老二的自處之道,是技術也是藝術。
  
  春秋時代的晏子,是箇中高手。他最高段的地方在於,把功德名聲留給老大,不因贏得美名而陷老大於不義。

好名聲歸給長官
  
  晏子擔任齊國的專業經理人(宰相)長達50多年,先後輔佐過三位老闆(靈公•莊公•景公)。某年歲寒,晏子奉齊景公之命,出使魯國。晏子平常管東管西的,這下不在,沒有人在旁邊嘮叨,齊景公便徵調民眾,建造臺閣,供他遊憩之用。許多勞工挨餓受寒,苦痛不堪,晏子回國後,景公設宴慰勞,晏子即席高歌,答謝國君厚愛,他說最近常聽到百姓唱一首歌,歌詞是這樣的:「冷水刺骨,淋濕我,叫我當如何?朝廷奢靡,剝削我,叫我當如何?」唱完,晏子喟然長嘆,淚流滿面,景公起身安慰說:「先生為何這般悲傷?莫非是為了大臺的工程?寡人下令停工就是了。」
  晏子退出朝廷後,直奔大臺工地。做什麼?報告好消息?不是,晏子反常跑去鞭打那些工作不力的勞工,嘴裡嘀咕著:「平民百姓都有房子遮風避雨,現在為國君蓋座臺館,你們卻拖拖拉拉,像什麼話?」群情譁然,私底下紛紛罵道:「晏子傷天害理,助紂為虐。」晏子打罵完,驅車回家,還沒到家,景公的停工令下達,怨聲載道的勞工如獲大赦,一哄而散。
  
  孔子聽說這件事後,長嘆說:「自古以來,善於做臣子的,懂得把好名聲歸於國君,禍患自己承擔,在朝廷上指陳國君的缺點,在國外宣揚國君的優點。因此,雖然事奉懦弱無能的國君,仍可清靜無為,讓諸侯來朝拜順服,而他己卻虛懷若谷,不敢誇耀,在這個時代。能做得到這一點的,大概只有齊國的晏子吧!」

部屬功高震主怎麼辦?
  
  但不見得二號人物都像晏子這麼上道。首長面對自己名望下滑,副手民意上揚,怎麼辦?下焉者整肅清算,但此舉無異於砍斷左右手,壞了自己名聲。上上策是把對方的光環套回自己頭上。
  
  田單復國後,因功在國家,獲封為安平君,並出任國相。不過功高震主一直是最高領導人最忌諱的,也是No.2人物最該避諱的。這種局面,不可免的也發生在齊王和田單身上。
  
  有一次,田單在外見到一位老人涉水而過,上岸後凍得直打哆嗦,田單大發慈悲,解下袍子給他披上。本來是好事一樁、善行一件,齊王聽說後,卻生起強烈的不安全感,嘀咕道:「田單施恩給別人,是想奪取我的王位吧!我不早下手,恐怕會有變故。」
  
  齊王說完,環視左右,只有一名為珍珠穿線的工匠站在殿階下。齊王叫那名工匠來表達意見。
  
  這名工匠雖然身分低賤,頭腦卻很靈光,他心裡清楚,如果落井下石,田單性命不保;但如果替田單美言,恐怕會被齊王怒殺。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呢?
  
  工匠機靈地回答說:「大王不如把田單的善行,變成自己的善行;田單有善行,而大王褒獎他,那就可以把田單的善行,轉為自己的善行。」齊王聽了很高興,便依計進行。
  
  齊王先賞賜田單,並宣稱:「我擔心人民飢餓,田單就供給他們食物;我擔心人民寒冷,田單就脫下皮袍給他們披上;我憂心民間疾苦,田單也憂心。田單正合我的意思。」
  
  過了幾天,齊王又聽從工匠的建議,當著群臣的面,向田單行禮致意,並收養民間飢貧百姓。齊王事後派人去做民調,聽到官員、百姓都紛紛表示:「田單對人民好,原來是大王教他做的啊!」
  
  晏子扮黑臉,把功勞獻給齊王,不讓自己成為心頭之患;另一位齊王則以「借力使力」、「借花獻佛」法,把田單賺來的統統收入口袋,不讓田單成為自己的心頭之患。兩人都很厲害,而真正賺到的是國家和民眾。


 


Copyright @2005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電話:0800-712-712 傳真:(02)2703-9828 E-mail:service@career.com.tw
閱讀本站請使用IE5.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建議最佳瀏灠解析度800x600